馒头白

一种时不时冒个泡表示自己活着,每周定时去叫做学校的监狱,手稿多电子稿少而且懒得打字+手残党的生物

【忘羡】现pa 看到星巴克隐藏菜单想到的一个梗

魏无羡看着微信上的信息,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,对方发了一条消息“我在星巴克等。”
魏无羡换了一身自以为很帅气的衣服,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星巴克,见人已经等了许久,抱歉的笑了笑,道:“蓝湛不好意思我来晚了,路上有点堵车。”蓝忘机淡声道:“没事。”
魏无羡见蓝忘机还没点咖啡,想起前几天在贴吧看到的一个帖子,眼珠子狡黠的转了转,笑眯眯地对蓝忘机说:“蓝湛,我先去点饮料,你等我下。”蓝忘机看他的样子,心下了然,知道他肯定有什么花招了,却也配合的回了一声“嗯”
魏无羡到前台去,笑眯眯的对服务小姐说:“小姐姐,我要覆盆子糖浆加冰块,来点柠檬汁,还有,记得不要摇哦~”
魏无羡本来就生的一副好皮囊,穿着黑色的T恤,有些松松垮垮的,恰能看到漂亮的锁骨,下身破洞牛仔裤,笑的轻佻。这女孩子脸上泛起一层薄红,连忙去做了。
魏无羡趁机又说了几句调戏的话,什么小姐姐你真是人美心唱好啦,谁能娶到你是福气啦,逗得人不敢看他的眼睛。魏无羡打了个哈哈,便回去了。
从始至终,蓝忘机都死死的盯着他,自然看见了那女孩子的反应,一股醋意涌上心头,见人回来了,不易察觉地垂了垂眼帘。魏无羡见他这个样子,心里一阵得意,外人所说的冷若冰山的蓝大总裁,栽在了自己手里。
蓝忘机起身去点饮料,魏无羡便拿出手机摆拍了下,不得不说,星巴克隐藏菜单的饮料,至少颜值还是很好的。
蓝忘机回来了,端着一杯果汁,魏无羡有些吃惊,蓝湛之前不是钟情于美式咖啡吗?怎么换了口味?他楞楞地看了几秒,越看越觉得眼熟,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“蓝湛,这是浓缩芒果汁加冰加木槿花茶,还刻意提醒了不要摇的吧?”蓝忘机自知已经被看出了端倪,耳尖泛起一阵薄红,答了一声:“嗯。”
魏无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拉着人的手进了厕所的隔间,一口吻了上去,四唇相叠,两人都是气息紊乱。
你是我的初恋,我亦与你热恋。
(ps:羡羡点的隐藏菜单,叫初恋,汪叽点的是热恋,我也没试过所以不要问我啦qwq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呐)

【花怜】花城主生日快乐!!!

2018 花城生贺

花城觉得小太子今天有些不对劲,从早上起来开始,就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倒腾什么。

早上他醒来时,身边空落落的,他听见旁边房间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,他悄无声息的走到人身后,环住了人的腰,柔声问道:“哥哥,在做什么?”

谢怜一震,手忙脚乱的把桌子上的东西藏在身后,脸上泛出一片红晕,也不知是热的,还是羞的。“没…没什么!三郎你醒啦!”花城噗嗤笑了一声——因为这样的太子殿下,太可爱了。

直到傍晚,花城和谢怜从鬼市回到千灯观,谢怜才神神秘秘的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布袋,温笑着如同一个长辈似的,踮起脚来摸摸人的头,道:“三郎,生辰快乐。”

花城倒也是乐意,微微躬下身子,小心翼翼的接住了这个小布袋。上面很走心的系上了一条红丝带,写着“HC❤️XL”。

花城小心的打开袋子,里面躺着几块心形的糕点。他愣了一秒,继而抬起头来,俯身温柔地吻住人的唇瓣。过了一会儿,才抬起头来,道:“哥哥,其实你不必给我过生辰,更不用给我做吃食。”谢怜有些紧张,以为是他不喜欢,仔细的看着人的反应。

“礼物,我只要你。”

“陪在我身边一辈子。”

“一辈子不够,就答应我,生生世世都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我不想再等八百年了,我要你永远不离开我,好吗?”

这次轮到谢怜噗嗤笑出来了。他哄孩子似的揉了揉花城的头,注视着人的眼眸,轻声道:“嗯,我答应。但是——”

“三郎也不可以离开我。”

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了一起,他们都觉得,这世间再没有任何东西比怀中的这个人,更为珍贵的了。

至于当晚谢怜的下场,也只有花城知道了。

emmmm拿着我给花城主的贺图丢人现眼来了……不过fafa生日快乐啊!!!

【忘羡】唯一 只是一个小脑洞 #现pa#

魏无羡其实不想来KTV
说起来,还不是因为今天高考完毕,一群人嚷嚷着要来庆祝什么逝去的青春,硬是把魏无羡拖了过来。
却真是可怜了他的二哥哥。
蓝忘机还一个人坐在书桌前预习大学的功课,他生来喜静,也没人邀请他一起去聚会——尽管他也不一定会答应。但是说实话,没有人在他身边调侃他,他也挺不习惯的。眼见一行人已经离开两个多小时了也没什么动静,他盯着手机壁纸里人的眼睛盯了好一阵,才终于决定拿起来,扣下了几个字——
“在做什么”
不过蓝忘机没想到的是,魏无羡居然是秒回
“蓝湛我们在唱k呢!”
看起来他蛮开心的。
蓝忘机有点酸,叹了口气起身泡了杯咖啡。
指针不知道滴答滴答的响了多久,窗外的霓虹灯都快迷了行人的眼时,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——
“多久回来”
不过这次他有些意外的是,魏无羡直接发了视频聊天。
屏幕中出现了人的笑靨,魏无羡眉眼弯弯的看着蓝忘机,开口道:“蓝湛蓝湛我们正在唱呢!诶对了下一首是我的歌你等等啊!”
画面静止了好几分钟,只有KTV一阵嘈杂的人声和摇蛊的哗啦声。
终于电话那端的魏无羡笑眯眯的拿起了手机,俏皮的朝蓝忘机眨了眨眼,咳了两声,颇有架子清了清嗓子。
整个过程,蓝忘机都用淡色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屏幕——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“你就是我的唯一,生生世世都爱你喔~爱你~真的爱你~哦baby……”
听筒里流淌出魏无羡潺潺的歌声,却一下一下敲击着屏幕前人的心。
KTV五彩的灯光打在魏无羡身上,人眼中少了几分桀骜,却多了几丝温柔,蓝忘机一时看的有些傻眼,愣是没说出话来。
“想什么呢,我的蓝二哥哥?”魏无羡又回到了平时放荡不羁的笑,屏幕那头的蓝忘机,也微不可查的勾起了唇角,淡声道:“你在哪儿,我来接你。”
当晚,魏无羡被蓝忘机愣是又抱了回去,当然,也就免不了一阵又亲又咬。
你永远是我的唯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分割线)
作者:咳咳小学生文笔不要嫌弃啦!其实写的时候都能想象到羡羡被KTV无彩色灯光照耀着深情款款的对着屏幕那边的汪叽唱情歌都样子呐!可惜作为画渣的我画不出来……对于他们,我觉得吧有一句话很适合
“不知是我的青春,我的这一生一世,以后的生生世世,都要献给你。”

半期考试之前挣扎着发一篇文【薛晓】相信我是甜的!#ooc##私设#

薛洋觉得浑身轻飘飘的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煞然一片妖冶的红。
这就是所谓“轮回之地”吧。
薛洋只身一人走到奈何桥边,和一群要踏入轮回的灵魂等待着。他看着无数个灵魂喝下孟婆汤,走过奈何桥,步入连接两界的大门——或许他们就陷入轮回,开始新的人生了吧。
不知不觉间,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,幽幽的问道:“小伙子,你可想好了?”她布满老茧的手中端着一碗汤,抬头笑眯眯的看着他。薛洋愣了愣,点点头。“你在这世上可还有牵挂的人?”她笑意更甚,却带着些质问。
薛洋想起那个白衣道长,想起他手中的贻糖,想起他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,想起他轻声唤的“阿洋”,又想到他或许八年前就走过那扇门,记忆中再无薛洋一人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“无。”老人笑了笑,眼神却幽幽的看向了某个地方。
他接过那碗汤,闷头喝了下去。汤很苦,但比起那颗糖,或许还是甜了些。
他走过那座桥。

在门前,他看到一个奇怪的人。
一袭白衣,腰间佩剑,雕镂者霜花,伫立于树下,眼睛上蒙着一条白布,或许是个瞎子吧。
鬼使恰巧路过,懒洋洋地开口道:“这瞎子在这儿等了八年了,也不去轮回,不知道在等谁。”话毕转身去办事了。
他心生疑惑,上前一步道:“这位道长,你在这儿干什么?为什么不去轮回呢?”
那人听见他的声音,或许是太久没人和他搭话了吧,微微一愣,继而勾起唇角道:“我在等一个人。”“不过或许等不到了。”
薛洋思忖半晌,严肃地说:“这个人,一定很重要吧?”人仿佛有些失落,轻声道:“嗯,很重要。”
薛洋天真地望着人,露出白白的虎牙:“那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吗?”
人笑了,那笑容如一缕阳光,照进他的心扉。他明明是瞎的,却仿佛可以看见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。“不行,你一说话我就会笑,我一笑,剑就不稳了。”
薛洋定定的望着人的笑容,那笑容很熟悉,很像他记忆中模糊的一张脸,可是就是想不起来。
不过他不想想,也不会去想了。
怕是再也移不开眼了。

八年前
这个人很奇怪,孟婆在这儿呆了上百年,怕也是头一次见到和阴曹地府的官员谈条件的吧。
“请问我可否用来世十年阳寿,换一人一世善良?”
“如果你愿意,自然是可以的。”
“那我可否不喝这一碗孟婆汤?”
“那你来世会厄运缠身不得好死,你真愿意?”
“嗯。”
“你会后悔吗?”
“不悔。”
“那个人名字叫什么?”
“薛洋。”

【忘羡】【薛晓】只是一个睡美人的段子鹅已……

【忘羡】
魏无羡正躺在床上,眼睛偷偷睁开一条缝,看到迈步走来的蓝忘机,指节微微蜷曲了一下,蓝忘机一本正经的按着剧本,附身去吻他,魏无羡自然迎合的贴了上去,还死死的抓住蓝忘机不放手,两人深情款款地唇舌缠绵,只怕是旁人看到如此都要艳羡的吧。
旁边的导演:“王子你别亲了!再亲公主到要窒息了!”
蓝忘机:……(exm?导演你先看清楚…)
【薛晓】
晓星尘躺在床上,清风明月,容颜依旧,薛洋驻足呆呆的看了一阵,眼神温柔的要将三月的春风都含进去,却又带着些许的哀伤。他俯身轻轻在人的薄唇上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,很快又分开来,手抚上人的脸,细细摩挲着。
可是公主没有醒来。
也不会醒来了。

【薛晓段子】(私设)

    “道长~今天吃糖醋小排怎么样?”薛洋提着菜篮子回来,心情似是很愉快,笑着露出白白的小虎牙。

        无人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可他分明听到有人应了一句:“阿洋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薛洋颇为勤快的把屋子打扫了一番,头往房间里偏了偏,回应一句:“好。”随即转身烧柴准备做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拿出三副碗筷,耐心地盛好饭,打好菜,端到桌子上,又念叨起来:“道长,快来吃吧,阿箐那个小瞎子也真是,这么晚还不回来,死外面算了。哎,道长我们先吃吧!”

       半晌,他拿起碗筷,愣了愣,突然把手中的碗狠狠地砸到桌子上,攥紧手中的糖,撕心裂肺的大喊道:“晓星尘!你回来啊!晓星尘!”

       一片死一般的寂静,棺木中的人安详地睡着,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

天官完结,真的非常非常舍不得,但是正如花花的话: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虽然它完结了,但是我们既然可以做到忘羡一曲远,曲终人不散,那我们一定可以永远记住这部作品,花已谢,花怜仍在❤️

最近准备和我家蓝湛一起写文w,因为之前有写好的,所以最近应该就会发出来(主要是魔道的文)。 @青柠味的·小狐狸